不知怎麼
在電話中我忽然想起了這部柏格曼1973年的經典之作
在對話中
妳是從頭到尾都啜泣著
妳重複的問著我
妳到底那裡做錯了?

我沒有資格可以裁判妳
只能無助的安撫
但是我決定從現在開始
要好好思考正義該如何被實踐

當全世界都與妳為敵的時候
請記得我並沒有選擇全世界
從眾這種事情太媚俗
或者我早已被全世界排除

請慢慢的站起來
請慢慢的戰起來
妳的明天還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
Vi Veri Veniversum Vivus Vic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