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跟夸父一樣 也會瘋狂的追逐太陽

彰化的會四點結束
因為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
會議不算順利而跟進度有些落差
下個禮拜還必須再來一次
把東西收拾好想早些離開
心中悶的忽然想找個地方看落日
本來想到王功
但是路途有點遠怕到時太陽已經下山了
於是決定到鹿港去

一府二鹿三艋舺
這是敘述大陸泉州移民所帶動的港口發展
但後來鹿港因為不停的淤積
使得商務運輸一落千丈
而在八年抗戰開打之後
兩岸貿易往來斷絕
鹿港的發展也因此劃上休止符
美人遲暮
鹿港卻在無形中累積了不少的文化資產

一路開來卻發現頂上烏雲相隨
難道今天的落日不能得見嗎?
把車停好往天后宮行去
我決定要先來吃碗三番錦魯麵
這家老店就在天后宮旁而且據說辜家很喜歡這裡的東西
三番其實是電話號碼
也就是這家店當初的電話號碼003
如果你周圍使用台語的長輩說幾番幾番
那就是號碼的意思
還有當年的酒家
如果小姐要轉枱也是說轉番

錦魯就是將豬肝魷魚等材料爆炒勾芡之後淋在麵上


這家店用料新鮮
如果你可以吃酸不妨多加點醋
略酸的芡汁相當開胃
此外這家店還有很道地的蚵仔煎
所謂道地就是不加粉漿
但是小份就要160
我一個人寧願留點肚子省點錢

吃完錦魯
我倒沒有逛逛天后宮的意願
於是往外行去
想去走走九曲巷看看十宜樓
走了約莫五十公尺
我停下步來


眼前是個小推車
賣的是古早味的芋冰
這推車有古味
但主人更有意思
既不叫賣也不吆喝
在無客上門時便站著看書

當我走近
主人抬頭微笑一派斯文
言語不多便開始挖冰裝碗
鹿港過去文風正盛
據說當時每家每戶的春聯都是自家書寫
寫的可不是春滿乾坤福滿門之類的文句
而這芋冰主人怎麼看都不是買賣之人
或許放下了冰杓也能寫一筆字吟幾句詩
李白的詩是這樣寫的
奈何天地間 而作隱淪客
我竟有了衝動想跟著主人回家看看

細看這小車上的發財工具
乾淨簡潔到難以置信


而這車的位置也好
就在城隍廟旁邊
坐下來就可以看看建築


然後芋冰上桌令人瞠目
瓷碗中五球芋冰堆疊

這樣只要你台幣二十
台語俗諺曾謂「第一賣冰 第二作醫生」
這樣的形容跟主人一點關連都沒有

忙完之後(顧客也只有我一人)
主人又把書拿出來繼續閱讀

淡淡的芋頭香在嘴中擴散的時候
主人想必也悠遊在文字的世界中
吃罷付錢
但總覺得兩個銅板給的有些俗氣

繼續往前走
九曲巷附近的市場可還有東西等著品嚐
接下來要吃的是五味庚

這裡面以肉庚為基調再攙雜魷魚之類的食材
口味偏甜酸
我注意看著時間也看著天空
等一下還要去玉珍齋
但是天氣開始陰晴不定

走在這個市場裡
怎樣都還想吃點東西再走
於是我又很隨性的在這個攤子坐下來
會選這個攤子的原因說不清楚
不過這個香腸應該是主要的因素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麵攤掛了這麼多香腸

本來想看看老闆身後有沒有彈珠台

或者等下會拿出海碗跟骰子一決生死
沒有 都沒有
香腸是拿來吃的
跟賭博輸贏都沒有關係

我點了一碗丸仔麵還有一份香腸
這個麵居然不是一般的油麵

而是接近意麵但沒有意麵的韌度
油蔥應該是自己做的
一口咬下丸子無咬勁反倒很鬆軟

香腸光從外表看會很納悶為什麼顏色會這麼暗
從切面看就可以發現肥瘦肉的比例應該是一比一

所以要有心理準備
咬下去會有不少油脂
但是不膩口
信不信由你
有客人吃完之後要買一斤帶回家
老闆踩在凳子上揮刀割了幾節下來

付錢之後頭頂已經是大片烏雲了
我不買香腸
我要買的是玉珍齋
急走到玉珍齋
隨意挑了些東西
相對於店員的服務態度
我倒是寧願細細看玉珍齋這棟樓
而且街上有好幾戶人家
都讓我衝動的想拿著相機衝進去狂拍

天空開始滴雨
我決定往回走到停車處
行經城隍廟
芋冰主人也正在收攤
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而我是夸父要開始去追逐太陽

有雨
但是遠方卻是霞光滿天
所以方向盤一轉
我在陌生的小鎮中穿梭
至於之後也不用交代太多
我的車進入到民宅與田地之間
險些進退不得
不過卻看到了以下的風景





夸父棄其杖 化為鄧林
而我用文字與影像
記錄了這短短時間裡小鎮有酸有甜的軌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