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金台買完了巧克力
便信步往目黑行去
由於沒有行程
也只是單純的想在這城市中行走
走著走著天空開始飄雨
而這樣的午後
最好的消磨方式
應該是有著音樂加上一杯咖啡
可以看書或靜靜的想些事情

老天一定是聽到我心裡的聲音
在目黑區轉了一下
居然看到了WEST
這是一家很有名而且有歷史的咖啡店
我拾級而上

入店之時沒有喧鬧的人聲
莫札特第二十二號鋼琴協奏曲
以略帶莊嚴的姿態迴響在店內

我幾乎想都沒想
就往角落的空桌行去
店內近乎客滿
但是這張空桌簡直就像是個貴賓席
因為就正好在音響前面


莫札特的音樂正進入Andante
沒有比這個時候更適合來杯咖啡了

服務人員身著過膝的制服
動作不疾不徐
冰水上桌

我的心也靜了下來
點了咖啡還有蛋糕
於是服務人員端來一個大托盤





你所能選擇的蛋糕都在裡面
一定是我想起莫札特短暫的生命而分了神
我居然選了抹茶蛋糕


這裡不是京都
任何的抹茶製品都缺了分京味
這個蛋糕太甜了!
沒有抹茶的苦
任何的甜味都會過於華麗
咖啡也算還好


這樣的濃度
我可以連續喝個幾杯

但是WEST的氛圍太好
既使咖啡跟蛋糕都很mediocre
我依舊擁有一個最不凡的角落


店裡面有不少客人

或交談或閱讀
但都自制的沒有妨礙莫札特的音符
而我翻開隨身攜帶的「東京散步手帖」

平澤摩里子就正好有介紹這家店
所以我才注意到
盤子呈現一種很溫暖的三角形


喝完一杯咖啡之後
服務人員會來自動續杯
我拿出筆記想寫點文字
而翻開處竟是上回在京都寫下的心情
如果能在這個空間裡
有杯「六花」的咖啡
加上Pierre Herme的蛋糕
那會是多麼奢侈的事情
不過WEST的最大特點就是自然
一點也沒有刻意營造的感覺
我寫寫停停
店內的人來來去去

走出店外已經是華燈初上
搭著山手線回到新宿
我在人潮中又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晚餐就是超市的壽司




然後就是PAUL的糕點以及八女草莓
PAUL的巧克力點心絕對不容忽視



每一口都是香濃
而這個八女草莓上面還有果農的照片



如果還想得到更進一步的資料
把手機對著包裝上的圖碼
就可以知道許許多多的來龍去脈了
看著窗外都廳的夜景
忽然很想聽蕭邦的夜曲
那一首都好
反正我的血液裡流動著咖啡因
而巧克力跟草莓正纏綿在一起
只要一些音樂
夜色就會幻化
就好似回到WEST的那個角落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