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午後
我已在貢寮車站前張望了二十多分鐘
不為拍照也不為貢寮便當
我在等人
只是我不知道在等誰……

普通車進站的時候很安靜
六個乘客下車
一看就知道是在地人
有男子提著水果
有年輕女子步鞋小背包
出站之後有著各自的方向
沒多久車站前又安靜了下來
而我等待的人呢?
多年前
我曾在類似的鐵道旁玩耍
並開心的向著車內乘客用力的揮手
多年後
我在一個小站外
守候著陌生人的歸來

車行到澳底打算吃個很晚的午餐
「黑白毛」是這一帶的名店




海鮮或是小菜都具水準
一個人也沒法吃太多


隨意點了幾個菜
可惜今天時間不對
所以吃不到「酸菜豬腸麵」
魯肉飯打頭陣


這邊一碗魯肉飯十五元
飯的份量不少
不油但鹹味重些
我扒了兩口便停了下來
因為鹹蛤緊接而來

蛤肉吸飽了醬汁蒜香四溢
吃這個小菜沒法太文雅
總得又吸又舔
雖然兩手濕黏但卻快意
接下來的軟絲好的很


水煮之後鮮度咬勁都在
如果你不介意台式山葵的話
勇敢的沾一些入口
野生青螺是店裡的特別菜

從海邊挖採上桌
外殼的青苔就是鮮度的證明

得花點時間用牙籤挑肉

這道料理吃巧不管飽
生魚片倒不驚豔



這一盤只要價一百五
算是便宜又實惠
吃完之後一桌狼藉
我還是不知道在等待誰?

離開澳底
回頭上了國道五號
下了羅東經冬山來到了三星

我對卜肉沒甚麼興趣
只想來這裡吃阿婆蔥油餅

品嚐一下三星蔥的清甜
點了兩張餅另外加了一個蛋
站在攤前就看著餅由白轉黃







聞著蔥香味四散
很意外
不加蛋的蔥油餅比較好吃
蛋似乎會蓋過蔥的味道
店內的酸梅湯倒是淡了些
另外再買了冷凍蔥油餅以及三星蔥
沿著來時路穿過雪隧
火車進站的畫面又浮現在心中
晚餐就是煎張蔥油餅還有蔥蛋
刀切三星蔥的聲音不僅悅耳



多汁的蔥花在下鍋後
反倒是替蔥蛋定了調
切剩的蔥綠部份下鍋隨意翻炒兩下
吃得滿嘴蔥味
但我依舊不知道在等待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