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二日黃昏
我在銀座線「外苑前」出口跟Tsukijigo會合
再次的造訪「海味」
心中還是一樣的忐忑
入內坐定
主客之間依舊是投打關係

長野師傅是大聯盟的強投
我只是個偶爾到練習場的業餘打者

第一道是蟹凍

外場的小師傅用英文說明食材

季節未到所以蟹味稍欠
緊接著的薑片可就令人驚艷

新生薑的辣宛如女子十八

稍加糖與醋就是青春再現

這一晚我竟添了六七次薑片

海味的規矩是來客坐定後
用第一貫鮪魚彰顯選魚的功力


今天是來自青森重達
120KG的本鮪

這一貫中腹油脂不算多但韻味十足
 
水雲醋之後

山葵卻是意想不到的狠角色

香氣與辣味俱足

烤銀杏領路


法夷螺片脆甜


無論佐鹽或山葵都可以帶出更棒的甘味

櫻煮章魚柔嫩搭配芝麻鹽

接著的鮑魚則是與鮑魚肝為伴



濃郁的內臟風味誘惑著不喝酒的我

稍不留意就會掉進酒精的漩渦
說起來真是失禮
我還用手遮著拿起鮑魚肝的小碟舔了幾下

要是能有半片烤土司來抹淨就更快意
 
接著的生魚片配上梅醬、紅酒醋以及味噌


看似
1x3但實際上卻是
3x3

第一片吃完梅醬之後

再吃紅酒醋味道卻層疊起來
最後的味噌集大成
稍帶咬勁的魚身才一轉身便有不同風情
馬糞海膽鮮甜


接續的鹽辛並不鹹



海鞘則是以原味呈現

 

另一位師傅知道我是台灣客人後

提起他的兄弟已經在台灣的壽司店工作五年

心裏浮現了好幾個可能性
好奇之下問了店名
發音聽起來像高玉
所以借來紙筆寫下漢字確認後
我沒停手又寫下「天本」
這下子可就是二人對望眼中滿是驚訝
原來眼前也是天本師傅

能在都內名店修業且是二手位置

也絕非等閒

上了一小條烤魚


Tsukijigo
說這是Shishamo

漢字是柳葉魚也是我們熟悉的喜相逢

柳葉這名字卻是來自日本原住民愛奴人(AINU)的神話故事

在自助餐中通常都以油炸方式料理

原因就是受時地限制

而新鮮的柳葉魚有淡淡的清香

鰹魚依舊鮮美



鮭魚卵好吃鹹味恰到好處



酒肴至此告一段落

握壽司軍團已在征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