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六日正午
我站在「壽司通」前
調了一下呼吸才拉門進入
藤永大介在板內持刀說了聲:好久不見
他不知道我這天的造訪
其實是一場試煉
日料南霸天可樂超人七月造訪了這裡
對醋飯有不小的意見
連帶的整體評價也不高
我不能代替別人發言
但總得親自看看大介桑是否有了改變?
而我才剛經歷了米其林三軒七星的洗禮
味覺也有了些許的進化
一切種種對藤永大介而言都是個「逆境」
險峻但必須攀爬

在板前坐下


生意不錯坐滿了八成
連包廂內也有客人
喝了一口冰茶後才驚覺

我竟然是板前唯一的男客

大介桑倒是很自在的與女客們攀談
最後還打開了冰箱說明功能

話鋒一轉竟然就對著女客們介紹起我
只聽懂了「台灣客人」、「喜歡吃壽司」
冷不防一位女客說:「かっこいい」
讓我呼吸突然變得急促
羞澀的我只能繼續喝著冰茶
但心中幻想著要是北川景子能對我這樣說
不知道該是多麼幸福

依舊點了「櫻套餐」
大介桑一開始就下了重手
大腹油花從外觀上來看具有美感

入口後
我在心裡面偷偷的比了「安全上壘」的手勢
Safe!!
油脂包覆著舍利但很自然的散開
這一貫壽司跟我之前吃到的沒有多大差別

下一貫牡丹蝦鮮甜爽口

小肌之後

艷紅的漬赤身

再一次顯示江戶前的風味
說來慚愧
我對壽司粗淺的認識也只是從這兩年開始
魚料、醋飯還有手藝的鐵三角



邊吃邊學
邊看邊讚嘆
明蝦握依舊Q彈有勁

花枝握的刀工精細

快刀劃過後
按上醋飯翻轉成型
接下來的秋刀握讓板前女客驚聲連連

大介桑完成後放在手掌上運刀切開剖面
油脂豐厚
吃來卻不膩口
雖是猛暑
這一握卻隱含著季節的流轉

接著是海膽握

大介桑特地拿著海膽的盒子過來說明
上面貼了三個「特」字

不做成軍艦

單純的讓潮味伴著舍利
入口的鮮甜足見等級的差別
要是用這樣的海膽做成丼飯
肯定是一絕

忽然大介桑有點急促的跑過來說:等一下等一下
然後從冰櫃中拿出了一個寶物
才剛拆封板前一陣驚呼



竟然是一個十二年生的鮑魚
再聽價錢更是不敢置信
在午餐時段竟然能吃到這麼高級的食材
拍完照後
大介桑拿起鮑魚
包好又送進了冷藏櫃
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
好夢由來最易醒
癡心妄想終究成空

吃過中腹、筋子、平貝還有星鰻後




第一次吃到白帶魚握

千萬別以為這是便宜貨色
通常出現在壽司店的白帶魚都是「一本釣」
魚身無傷鮮度也絕佳
燒烤之後握成壽司
別有一番滋味

吃完玉子燒跟細卷再喝了湯


忽然來了幾個沒預約的客人
是祖孫三代的女性
小女孩約莫十一二歲
有些怕生的看著店內的環境
斟酌一番後
小女孩決定點一份散壽司
大介桑倒是親切問著:喜歡吃小黃瓜嗎?
她淺笑著說喜歡
於是大介桑很平和的露了一手功夫

片轉著刀鋒
小黃瓜如絹如紙的平鋪
然後切絲落碗
小女孩不禁讚嘆著「かっこいい」
不知道為什麼我呼吸忽然變得急促
彷彿就像北川景子坐在不遠之處
付帳離開
試煉已結束
逆境在藤永大介的指間早已無形
我只遺憾
跟那鮑魚只有一面之緣
緣淺就只能彼此相看
卻不能共度殘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