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四日
Lucia跟我從Intercontinental 洲際飯店check out
Door man替我們找了計程車並問了去處
接著跟司機說:去世界最高的飯店!
司機愣了兩秒鐘才恍然大悟的入檔開車
我們的目的地是Ritz-Carlton
位於ICC(International Commerce Center)的102-118樓
三月二十九日才剛剛開幕
Lucia想試試看這樣的高度
能不能將香港看的更清楚?
而我對Ritz-Carlton並沒有太深刻的印象
尤其在東京住過一回
跟半島的服務實在有所差別

大門開在ICC九樓
不然也可從圓方(Elements)步行進入
入口處也有簡單的Café可以喝咖啡享用甜點
換搭高速電梯直達103樓的Lobby
出了電梯就讓我有了些許沉重的感覺



因為一時之間掌握不到構成的元素
東方與西方有些糾結的在空間中呈現
沒有融合又無明顯的分野

房間在107樓
只是剛出電梯時走廊上站了一群人
其中有些是技工
這樣的大陣仗讓人覺得有些不妙
無論是檢測或維修
可見有些問題依舊存在
房門一開
只想快快走到窗邊
卻猛然看見窗外懸著兩條洗窗檯車的鋼索


天候不佳
縱使風急天高
也不能盡觀萬物小
但碼頭間船艇往返
偶有白浪層點

不過房內的擺設就相對的普通


能吸引我的只有Nespresso的咖啡機
至於衛浴可能還比不上台灣的汽旅



雖說高度決定了一切
但高度也在同時成了侷限

還記得鋼索嗎?
沒想到那意味著兩個男人即將在高空中邂逅
下午留在房內
我玉體橫陳的躺在床上看司諾克比賽
紅球都已入袋
選手正為了綠球在糾纏
窗口這時忽然出現了人影
而且緩緩上升
我下意識的側頭一看
與洗窗工人的眼神短暫交會
而等台車昇到上一樓時
選手已經將咖啡球一顆星入袋
接著處理藍球
各行各業的辛苦實在很難形容
這項工作具有極大風險
日日登高卻又寂寥樓台邊

入夜之後景色就是如此




華麗中帶有些迷離
但這一夜卻開始慢慢的往下墜落
約莫十一點左右
有刺耳的雜音傳出
這個聲音並不陌生
就是有時你樓上鄰居洗澡時
水在管線中流動所發出的碰撞
接著更離譜
我們居然聽見了女性的呼喊聲
聲音很清楚
而且是intercourse中特有的嘶鳴
我和Lucia對望著
分不清自己是在高空還是Motel?
現在管線跟隔音都出現狀況

不過噩夢卻還在後面
從凌晨兩點開始
天花板不時傳來敲擊聲
我可以斷定這應該又是管線
聲響時有時無
自此我只能看著夜色無眠
而這聲響一直到了五點
最後一擊是凌晨六點鐘
鄰房的Morning Call竟然響亮如警鈴
Lucia抓起電話到frontdesk念了幾句
值班經理隨後回電道歉
我又想起入住時走廊上的那一群人
這一夜的硬體缺失不僅荒謬而且令人無奈
Ritz Carlton的服務跟餐飲並無大問題



但在最高處
絕對不能東拼西捕
否則獨立蒼茫
世人皆躊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ile2asile 的頭像
asile2asile

流亡的地獄之族

asile2as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